要记得王木木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叭

隔壁老卅:

童话剧《三只小蛛》,希望大家喜欢

来自我自己失眠时的沙雕脑洞

我画了五个多小时,但是结果是满意哒❤

内含李托、贱虫、虫铁,以及绿魔兄弟的番外

无脑甜轻喷哈哈哈哈哈哈哈

!!!!👌

暗夜温莎:

跟风P图

可怜一下女主们和阿毛好了(◐‿◑)

图源来自网络,侵删致歉

哈哈哈哈哈哈半夜笑死了

盛行风同学:

一个歪脑洞:后来火箭喜欢上了坐旋转木马…😝

吧唧木马,值得拥有

脑洞源于p4动图,来自微博@ladybirdddd

今天有250个粉丝啦!!🌻
感觉应该得瞎几把写点什么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
欢迎点梗‼️
不过我…水平有限
应该是要挑着写的…😅
总之 谢谢你们啦!!!💗

【巍澜】醉(R18/半强迫/酒驾/一发完)

太稀饭啦!!!!

三三三三三:

*原剧向*


*剧情接沈巍放血那集*






赵云澜看到沈巍手里的刀,薄薄的银白色刀刃上,滚过几滴殷红圆润的血珠。这一刻他几乎要疯了。


沈巍不动声色地将刀藏到身后,若无其事地笑笑,他的唇色和脸色一样苍白,唇上几道干涸的皲裂,赵云澜看到他薄唇翕动,依然是平常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


“没事,我只是放些血,来平衡体内的能量体系。”


赵云澜别过眼去,他想起他第一次看到沈巍时,君子如玉,惊为天人。而如今,这个男人却以这般疲累、甚至近乎于狼狈的模样站在他面前。


赵云澜胸口处一阵发闷,像是有一双大手牢牢地攥住他的心脏,肆意牵扯挤压。这感觉让他压抑,让他痛苦,让他愤怒,让他想声嘶力竭地放声怒吼。


可是赵云澜做不到,在沈巍的面前,即使一句重话,他也说不出口。他最终别开眼睛,伸出手,一把夺过了沈巍手中的刀,狠狠地掷在了地上。


“对不起。”沈巍垂下眼睛,轻声说道。


对不起?


赵云澜刚刚稍微有些平息的怒火再一次升腾起来。


眼前的男人向来是从不吝惜的,他将他的一切——甚至于生命都分与自己,然后,再对他口口声声地说对不起。


那么,他让他赵云澜怎么做?到底要他怎么做?!


赵云澜怒不可遏地看着沈巍,他真想把他狗血淋头地臭骂一顿,把他骂跑,跑得远远的,这样他就不会再干那些伤害自己的傻事了。


“你他妈给我……”


话到嘴边戛然而止,那个“滚”字最终还是没出口。赵云澜最终轻轻闭上眼睛,一字一字缓缓道:“你走,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沈巍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张着眼睛怔怔地看着赵云澜。赵云澜睁开眼睛,给了沈巍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不走是吧,我走。”


他说着,抓起桌上的外套,转身就向大门走去。他每看到沈巍这副样子,胸口那阵抓心挠肺的感觉就更甚。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沈巍一眼了。


“赵云澜。”


大门在身后重重合上的时候,赵云澜似乎听见沈巍的唤声。他的脚步停了停,这才继续走向了楼梯。


算了,无所谓了。


赵云澜想。




赵云澜沿着街头漫无目的地走。


他也没什么既定的目的地,走着走着,偏头看见旁边一家店还难得地亮着灯,灯牌上其他字都暗掉了,只有“BAR”三个字母完好无损。


赵云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他平时没喝酒的习惯,烟也戒了。但是他需要承认的是,酒精有时候确实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当他想要暂时地忘掉一些事情的时候。


“白酒,度数高一点,多来几杯。”


赵云澜对柜台后的调酒师说道,那个打扮浮夸前卫的小伙子一愣,大概是从没有听到过这样要酒的,他想了想,最终问道:


“先生,龙舌兰行吗?”


“行。”


“两杯?”


“行。”


赵云澜于是端着两杯的龙舌兰离开了柜台。在道上和一个女人擦肩而过。女人偏过头看他,浓妆艳抹的脸上露出一个极具挑拨意味的笑容。


“一个人?”


赵云澜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从她身边径直走了过去。舞池喧喧闹闹,灯光忽明忽暗,他穿过一片光怪陆离群魔乱舞,走到一处还算安静的的角落,坐了下来。


酒入口的口感是绵柔的,还带着优雅森冷的香气,但下一秒就像撕破面具的猛兽一般,辛辣苦涩的味道在他口腔大肆侵略,赵云澜被呛得咳嗽起来,他干脆扬起头,把一整杯酒直接一饮而尽。


酒一下肚,他的胃里立竿见影就开始火辣辣的疼。


赵云澜的目光转向桌上的另一杯龙舌兰,他的手刚伸过去,那杯子却抢先被另一只手拿去了。


纤长的手指,精心挽齐的袖边,以及腕上的手表。赵云澜不用抬头,都能想到那只手的主人是谁。


“你怎么来了?”赵云澜冷着一张脸沉声道:“我都说了,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他说着,看都不看来人一眼,径直站起身就要走,刚迈开两步,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过身,伸出手。


“酒还我。”


许久没有回应,赵云澜不得已抬头,将目光落在沈巍身上。男人依然是沉静的模样,但是这一回,赵云澜却听出了他声音里细微的颤抖:


“我做的事情,会让你困扰吗?”


赵云澜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伸手去夺沈巍手里的酒杯,可是沈巍却握得紧紧的,没有丝毫松动。


“对。你说的对,就是困扰。我现在看见你,沈巍,我就难受,浑身都难受!”


赵云澜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说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过分了,但是覆水难收,他又张了张嘴,最终扭过了头,没有再说别的话。


“不还我算了。”


赵云澜收回抢夺酒杯的手,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他用余光看到沈巍仰起头,将满满一杯的酒尽数向嘴里倾倒而去。


“你疯了?!”


赵云澜飞快地捉住沈巍的手腕,还剩了小半杯酒的杯子打翻在地。碎裂的玻璃碎屑四下飞溅,赵云澜触碰到了沈巍手腕上的伤疤。


他的伤口。愈合得越来越慢了。


沈巍本来没有血色的脸颊,飞快地染上不自然的晕红色,眼角泛红,鼻头也可笑地有些发红。他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赵云澜,看见赵云澜脸上痛心的怔忡神色,又像是要安慰他似的,努力地想要弯起唇角笑。


“你是傻子吗!”


沈巍这副模样,简直是要把赵云澜的心里戳出一个大窟窿。他一把扯过沈巍,将人粗暴地挟在怀里,拖出了酒吧,拦下一辆出租车。


这里似乎离特调处更近,赵云澜报出了特调处的地址。车在空旷的街道上飞驰着,沈巍的身体已经半瘫软在赵云澜的怀里了,他的手死死地扯着让赵云澜的衣襟,嘴里嘟嘟囔囔着含混的字句。


赵云澜凑近仔细听,终于听见沈巍说的是什么了。


昆仑。


昆仑,又是那什么鬼昆仑!赵云澜咬牙切齿地想。他恨那个人,那个叫做昆仑的人。


那个令沈巍甘愿付出的一切的人,那个让自己莫名其妙背负了一身还不起的债的人。


恨他,也羡慕他。


车停在了特调处门口。赵云澜把沈巍拽下车,扛着他一路进了去,往沙发上一摔。


沈巍还没有完全地醉倒。他那双幽邃的眸子,不转睛地盯着赵云澜看,脸上的表情如痴如狂,仿佛丧魂夺魄一般。赵云澜还是第一次从沈巍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这表情让赵云澜几乎要疯了,他一把揪住沈巍衬衫的衣领,揪得他半直起身子来。


“沈巍你好好看看,老子是赵云澜!不是你那个昆仑!”


沈巍依然是傻傻地看着他,似乎根本没听懂他说什么。赵云澜深吸一口气,最终放弃地松开领子。他正要站起身来,沈巍却倾过身来,顺势地将他半压在身下。


“你……”


沈巍猛然抓住赵云澜脑后的头发,硬生生地将他的脖子扯出一个向上扬起的弧度。


出人意料,冰冷柔软的唇贴上赵云澜的。




上车链接:点我




赵云澜艰难地睁开双眼,他的嗓子干哑得如同被火烧过,以及脖子和胸前遍布的青紫痕迹,也看起来很惨烈。


他感受到了颈边的呼吸声,偏过头,正对上了沈巍的眸子。两个人都不说话,安静地侧躺在沙发上,呼吸声穿插交互,气息交融。


赵云澜牵了牵嘴角,想说两句调侃的话缓解下气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他最终只叫出了他的名字。


“沈巍。”


“对不起。”沈巍说。


赵云澜闻言,本来是旖旎荡漾的心里,顿时又冒起一股怒火来。


这个男人,好像每次说的话都是要故意惹他生气。


不过,能如此左右他心境的,恐怕也只有这个叫做沈巍的男人了吧。


他故意沉下一张脸,一把狠狠地推开沈巍,坐起身来,一把捡过掉在地上的衬衣,开始往身上套。


“我……”沈巍还想说话。


“你再说一句对不起试试?”赵云澜转过身,他一把掐住沈巍的下巴,挑起了眉毛,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道:


“沈巍你给我听好了,我告诉你,老子昨天是自愿的!”


沈巍一愣。


初晨的阳光透过窗纱,倾洒在沈巍惊诧而喜悦的脸上。他弯起唇轻轻地笑,眼底有闪闪的亮光。


赵云澜从他的眼里,也看到了傻傻笑着的自己。





卸lofter一星期
不为什么
需要收心一星期
大家见谅

四面储鸽:

“我求仁得仁,你也一直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爱!:

骆闻舟代言腋毛刀广告,存在常人难以理解的笑点,慎点

骆闻舟知道有我这种粉丝不得抓我进橘子…

P3为无墨镜版



【舟渡/车】无标题

Alcurthy言:

道具play…嘻嘻,嘻嘻嘻。
https://shimo.im/docs/d7U0WCLganA0WQ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