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记得王木木

《浪费》

_其实是小布:



❗️❗️❗️预警❗️❗️❗️




❗️❗️❗️炎亚纶视角,含少量魄魄




❗️❗️❗️因为超喜欢浪费这首歌,所以在得知是以炎亚纶为主角做的词所以就忍不住动笔了。




❗️❗️❗️因为炎亚纶的颜我真的超喜欢,所以有点偏爱。如不喜就略过❗️❗️❗️














你听过一句话:当一件事情坏到一定程度就会转好。


对此你却表示不以为然。


你的一生早在遇到他的那一刻就被烙上不幸的印记。




你是个gay,这在你发现自己对女人的裸体不感兴趣的时候就知道了。


gay似乎就是原罪。


你的父亲不理解你,你的母亲也因此闹过几次自杀。


你的妹妹甚至在和你争吵得很凶的时候口不择言的攻击你的性取向。


家里人的不谅解和毫不掩饰的厌恶让你烦躁不安。




你生病了,当医生的父亲给你全身检查之后淡淡的下结论。


你的父亲是个很有名的医生,他总是能保持最冷静的模样,在得知你性取向的时候是,在得出你有精神病的时候也是。


是的,你被父亲判了死刑,你得了类似精神病的精神病。


你的父亲坐在你前面给你开药。


你看着眼前的父亲突而觉得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的人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个互不相识的病患。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的前半生得到了什么,你的后半生就会失去什么。


早年的你有着优渥的家境,独天得厚的长相。


你在部落发几张照片就能被星探发现并邀你出道。


出道前后又有三个哥哥保护着,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是你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不幸的开端是你爱上了那个人。




他跟你完全不同,他的父亲过世的早,所以他欠下高额的债务,为了母亲和生活,他什么活都干过。


而让你佩服的是他就算这样也总是笑得跟太阳似的。


真刺眼啊。


你在团队解散之后每每看到他在新闻里大放光彩的时候都这么想着。




他对你好的时候是千万般的好,对你不好的时候就有多绝情。


起因都是因为他对你如同对亲弟弟般,而你却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他在听到你的告白之后吓得够呛,但还是认真拒绝了你。


他说不想失去一个弟弟。


但你又怎么甘愿只当他的弟弟。


很多年以后你回想起来觉得有些许后悔,但更多的确是无悔。


如果一辈子都只能跟他当兄弟,那对你来说才是最残忍的。




如果注定不可能,那么就不要有任何联系。


你看事情很通透,除了他之外。


拒绝同框拒绝合体到拒绝提起他,你显得特别的绝情。


粉丝们骂你太过于自我傲慢。


前队友说你太任性了。


他却连联系都不联系你,他是不想再看到你了罢。




如果不能跟你相守以沫,那所有人都将成为将就。


跟鬼鬼的三十岁之约一开始只是一个玩笑。


她的感情之路坎坷不平,在被渣男劈腿了几次之后她仿佛对恋爱失去信心了。


你问她,三十岁之前找不到那个人了怎么办?


她笑嘻嘻的回:那你娶我呗。


她是知道你的性取向和病却完全没有用异样的眼神看你的好女孩。


你想,如果是鬼鬼,虽然你不能对她有男女之爱,但总能护着她一辈子。




你曾有多羡慕他,现在就有多羡慕她。


鬼鬼恋爱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你愣了一下。


那个前几天还跟你抱怨自己可能会孤独终老的鬼鬼居然恋爱了?


据见过鬼鬼对象的知情人说,那个人是大陆的小鲜肉,长得又高又帅,性格也完全是鬼鬼的理想型。


你啧了一声,结合鬼鬼前几段恋情对于她的眼光表示完全的不信任。


直到你真正见到那个人。


鬼鬼带着他参加你们的聚会,他穿着宽松的卫衣,合身的牛仔裤衬得他的腿很修长,长得是很好看,你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为什么鬼鬼会选他了。


这丫的完完全全就是鬼鬼的理想型好吗!


鬼鬼喊他白白,带着毫不掩饰的撒娇。


因为他比你小了好几岁,所以你礼貌的喊他小白,他也是不尴不尬的回你一个假笑。


笑得太假了这个。


小白对你很有敌意,在朋友们开玩笑说你和鬼鬼的三十岁之约失效的时候尤其明显。


他一直挂着的假笑在鬼鬼面前溃不成军,他看着鬼鬼的眼神带着浓浓的爱意。


在放心之余你也有些羡慕。


真好啊,有人如你爱着他般这么爱着鬼鬼。




只是简简单单一句问候,却让你心脏停止了半秒。


篮球赛联赛你遇到了前队友吴哥,他在对面的球队。


吴哥看到你似乎很高兴,你也是。


小白也参加了这个比赛,听鬼鬼说小白今年接了很多部戏,现在居然还能抽出时间来参加篮球赛。


小白对你不冷不热的,你猜他对你这么戒备还是因为鬼鬼的关系。


你很想告诉小白其实你是个gay喜欢的是男的,但担心说了之后也许他会更戒备而放弃这个想法了。


打完比赛之后吴哥约你出去吃饭,虽然你在采访里说过你们不是朋友什么的这种浑话,但你果然还是很喜欢他们。


吴哥当初隐婚生子之后退团了,对此你是有些怨恨他的,因为吴哥的退团让你跟他们完全成为对立面。


酒过三巡,吴哥大着舌头跟你提起另外两个人的情况,在听到他的时候你拿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心脏似乎被狠狠撞了一下。


你挤出个微笑,让吴哥少喝点。


你送吴哥回酒店的时候,吴哥低声跟你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迟来十年的对不起让你终于能够放下你们的隔阂般。


你无声笑了笑,该说对不起的还有你啊。




最是绝情是故人。


你被爆出出轨三个男人。


热搜挂着你的名字,关于你的性取向和人品满天飞。


你看着迅速攀升的热度还有与你相关的人员也被推上热搜的时候突然有种不真实感。


你的名字和他的名字被捆绑在一起。


你突然有些害怕会打扰到他平静的生活,公司马上分布了辟谣的公文。


但八卦的网友如同丧尸般朝你们围来。


你知道你瞒不住了。


隐藏了十几年单恋的遮羞布被强撕开,嗜血的网友们疯狂的挖掘你的血肉,把关于你的一切都撕开。


你如赤身裸体般被围观着。


你那卑微得如同尘埃的爱意都被知晓。


你知道你无法再面对他了,因为他每时每刻都会提醒你的爱而不得。


将他推上热搜那刻,你突然有些期待他会来找你算账,但没有,他推销起自己的店铺。


真是个有商业头脑的男人。


你看着他的微博,突然笑了,真的是好笑哎,好笑到连你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爱本身无罪,爱上不该爱的人却是原罪。


你推了所有通告,关了手机窝在家里。


第一个杀到你家的是鬼鬼。


她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看你颓废的窝在床上二话不说把你拽起来。


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之后还是把带来的食物打开让你多少吃点。


你拿着筷子问正在帮你收拾客厅的鬼鬼:你做错了吗?


鬼鬼把垃圾收拾好,回头认真的看着你:爱本身是没有错的,但你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就是错的。




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机会,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浪费。


小白在得知你的性取向后反而对你热情多了,他跟着鬼鬼过来了好几次,还尴尬的安慰了你几句。


这个假笑男孩似乎在得知你没有任何威胁之后,就对你没恶意了。


你问小白,打算什么时候把鬼鬼娶回家?


小白笑得很羞涩,他说:快了。


小白和鬼鬼的婚礼在北京举办的,你作为鬼鬼的好朋友自然出席了,让你没想到的是鬼鬼也邀请了他。


他一身合体的西装,恰到好处的微笑的和旁边的人交谈着。


他似乎成熟了很多。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已经十年了。


他还是看到了你,愣了一下。


你遥遥对他举杯,他有些僵硬的也举起手里的香槟。


就这样吧,你把手里的酒喝下去。


然后把酒杯放到桌子上转身离开了。




就算我再努力爱上谁,到头来也是白费。


不如永远跟你耗来得快乐,对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叭

隔壁老卅:

童话剧《三只小蛛》,希望大家喜欢

来自我自己失眠时的沙雕脑洞

我画了五个多小时,但是结果是满意哒❤

内含李托、贱虫、虫铁,以及绿魔兄弟的番外

无脑甜轻喷哈哈哈哈哈哈哈

!!!!👌

暗夜温莎:

跟风P图

可怜一下女主们和阿毛好了(◐‿◑)

图源来自网络,侵删致歉

哈哈哈哈哈哈半夜笑死了

盛行风同学:

一个歪脑洞:后来火箭喜欢上了坐旋转木马…😝

吧唧木马,值得拥有

脑洞源于p4动图,来自微博@ladybirdddd

今天有250个粉丝啦!!🌻
感觉应该得瞎几把写点什么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
欢迎点梗‼️
不过我…水平有限
应该是要挑着写的…😅
总之 谢谢你们啦!!!💗

【巍澜】醉(R18/半强迫/酒驾/一发完)

太稀饭啦!!!!

三三三三三:

*原剧向*


*剧情接沈巍放血那集*






赵云澜看到沈巍手里的刀,薄薄的银白色刀刃上,滚过几滴殷红圆润的血珠。这一刻他几乎要疯了。


沈巍不动声色地将刀藏到身后,若无其事地笑笑,他的唇色和脸色一样苍白,唇上几道干涸的皲裂,赵云澜看到他薄唇翕动,依然是平常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


“没事,我只是放些血,来平衡体内的能量体系。”


赵云澜别过眼去,他想起他第一次看到沈巍时,君子如玉,惊为天人。而如今,这个男人却以这般疲累、甚至近乎于狼狈的模样站在他面前。


赵云澜胸口处一阵发闷,像是有一双大手牢牢地攥住他的心脏,肆意牵扯挤压。这感觉让他压抑,让他痛苦,让他愤怒,让他想声嘶力竭地放声怒吼。


可是赵云澜做不到,在沈巍的面前,即使一句重话,他也说不出口。他最终别开眼睛,伸出手,一把夺过了沈巍手中的刀,狠狠地掷在了地上。


“对不起。”沈巍垂下眼睛,轻声说道。


对不起?


赵云澜刚刚稍微有些平息的怒火再一次升腾起来。


眼前的男人向来是从不吝惜的,他将他的一切——甚至于生命都分与自己,然后,再对他口口声声地说对不起。


那么,他让他赵云澜怎么做?到底要他怎么做?!


赵云澜怒不可遏地看着沈巍,他真想把他狗血淋头地臭骂一顿,把他骂跑,跑得远远的,这样他就不会再干那些伤害自己的傻事了。


“你他妈给我……”


话到嘴边戛然而止,那个“滚”字最终还是没出口。赵云澜最终轻轻闭上眼睛,一字一字缓缓道:“你走,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沈巍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张着眼睛怔怔地看着赵云澜。赵云澜睁开眼睛,给了沈巍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不走是吧,我走。”


他说着,抓起桌上的外套,转身就向大门走去。他每看到沈巍这副样子,胸口那阵抓心挠肺的感觉就更甚。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沈巍一眼了。


“赵云澜。”


大门在身后重重合上的时候,赵云澜似乎听见沈巍的唤声。他的脚步停了停,这才继续走向了楼梯。


算了,无所谓了。


赵云澜想。




赵云澜沿着街头漫无目的地走。


他也没什么既定的目的地,走着走着,偏头看见旁边一家店还难得地亮着灯,灯牌上其他字都暗掉了,只有“BAR”三个字母完好无损。


赵云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他平时没喝酒的习惯,烟也戒了。但是他需要承认的是,酒精有时候确实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当他想要暂时地忘掉一些事情的时候。


“白酒,度数高一点,多来几杯。”


赵云澜对柜台后的调酒师说道,那个打扮浮夸前卫的小伙子一愣,大概是从没有听到过这样要酒的,他想了想,最终问道:


“先生,龙舌兰行吗?”


“行。”


“两杯?”


“行。”


赵云澜于是端着两杯的龙舌兰离开了柜台。在道上和一个女人擦肩而过。女人偏过头看他,浓妆艳抹的脸上露出一个极具挑拨意味的笑容。


“一个人?”


赵云澜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从她身边径直走了过去。舞池喧喧闹闹,灯光忽明忽暗,他穿过一片光怪陆离群魔乱舞,走到一处还算安静的的角落,坐了下来。


酒入口的口感是绵柔的,还带着优雅森冷的香气,但下一秒就像撕破面具的猛兽一般,辛辣苦涩的味道在他口腔大肆侵略,赵云澜被呛得咳嗽起来,他干脆扬起头,把一整杯酒直接一饮而尽。


酒一下肚,他的胃里立竿见影就开始火辣辣的疼。


赵云澜的目光转向桌上的另一杯龙舌兰,他的手刚伸过去,那杯子却抢先被另一只手拿去了。


纤长的手指,精心挽齐的袖边,以及腕上的手表。赵云澜不用抬头,都能想到那只手的主人是谁。


“你怎么来了?”赵云澜冷着一张脸沉声道:“我都说了,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他说着,看都不看来人一眼,径直站起身就要走,刚迈开两步,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过身,伸出手。


“酒还我。”


许久没有回应,赵云澜不得已抬头,将目光落在沈巍身上。男人依然是沉静的模样,但是这一回,赵云澜却听出了他声音里细微的颤抖:


“我做的事情,会让你困扰吗?”


赵云澜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伸手去夺沈巍手里的酒杯,可是沈巍却握得紧紧的,没有丝毫松动。


“对。你说的对,就是困扰。我现在看见你,沈巍,我就难受,浑身都难受!”


赵云澜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说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过分了,但是覆水难收,他又张了张嘴,最终扭过了头,没有再说别的话。


“不还我算了。”


赵云澜收回抢夺酒杯的手,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他用余光看到沈巍仰起头,将满满一杯的酒尽数向嘴里倾倒而去。


“你疯了?!”


赵云澜飞快地捉住沈巍的手腕,还剩了小半杯酒的杯子打翻在地。碎裂的玻璃碎屑四下飞溅,赵云澜触碰到了沈巍手腕上的伤疤。


他的伤口。愈合得越来越慢了。


沈巍本来没有血色的脸颊,飞快地染上不自然的晕红色,眼角泛红,鼻头也可笑地有些发红。他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赵云澜,看见赵云澜脸上痛心的怔忡神色,又像是要安慰他似的,努力地想要弯起唇角笑。


“你是傻子吗!”


沈巍这副模样,简直是要把赵云澜的心里戳出一个大窟窿。他一把扯过沈巍,将人粗暴地挟在怀里,拖出了酒吧,拦下一辆出租车。


这里似乎离特调处更近,赵云澜报出了特调处的地址。车在空旷的街道上飞驰着,沈巍的身体已经半瘫软在赵云澜的怀里了,他的手死死地扯着让赵云澜的衣襟,嘴里嘟嘟囔囔着含混的字句。


赵云澜凑近仔细听,终于听见沈巍说的是什么了。


昆仑。


昆仑,又是那什么鬼昆仑!赵云澜咬牙切齿地想。他恨那个人,那个叫做昆仑的人。


那个令沈巍甘愿付出的一切的人,那个让自己莫名其妙背负了一身还不起的债的人。


恨他,也羡慕他。


车停在了特调处门口。赵云澜把沈巍拽下车,扛着他一路进了去,往沙发上一摔。


沈巍还没有完全地醉倒。他那双幽邃的眸子,不转睛地盯着赵云澜看,脸上的表情如痴如狂,仿佛丧魂夺魄一般。赵云澜还是第一次从沈巍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这表情让赵云澜几乎要疯了,他一把揪住沈巍衬衫的衣领,揪得他半直起身子来。


“沈巍你好好看看,老子是赵云澜!不是你那个昆仑!”


沈巍依然是傻傻地看着他,似乎根本没听懂他说什么。赵云澜深吸一口气,最终放弃地松开领子。他正要站起身来,沈巍却倾过身来,顺势地将他半压在身下。


“你……”


沈巍猛然抓住赵云澜脑后的头发,硬生生地将他的脖子扯出一个向上扬起的弧度。


出人意料,冰冷柔软的唇贴上赵云澜的。




上车链接:点我




赵云澜艰难地睁开双眼,他的嗓子干哑得如同被火烧过,以及脖子和胸前遍布的青紫痕迹,也看起来很惨烈。


他感受到了颈边的呼吸声,偏过头,正对上了沈巍的眸子。两个人都不说话,安静地侧躺在沙发上,呼吸声穿插交互,气息交融。


赵云澜牵了牵嘴角,想说两句调侃的话缓解下气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他最终只叫出了他的名字。


“沈巍。”


“对不起。”沈巍说。


赵云澜闻言,本来是旖旎荡漾的心里,顿时又冒起一股怒火来。


这个男人,好像每次说的话都是要故意惹他生气。


不过,能如此左右他心境的,恐怕也只有这个叫做沈巍的男人了吧。


他故意沉下一张脸,一把狠狠地推开沈巍,坐起身来,一把捡过掉在地上的衬衣,开始往身上套。


“我……”沈巍还想说话。


“你再说一句对不起试试?”赵云澜转过身,他一把掐住沈巍的下巴,挑起了眉毛,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道:


“沈巍你给我听好了,我告诉你,老子昨天是自愿的!”


沈巍一愣。


初晨的阳光透过窗纱,倾洒在沈巍惊诧而喜悦的脸上。他弯起唇轻轻地笑,眼底有闪闪的亮光。


赵云澜从他的眼里,也看到了傻傻笑着的自己。





卸lofter一星期
不为什么
需要收心一星期
大家见谅

四面储鸽:

“我求仁得仁,你也一直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爱!:

骆闻舟代言腋毛刀广告,存在常人难以理解的笑点,慎点

骆闻舟知道有我这种粉丝不得抓我进橘子…

P3为无墨镜版